欢迎您: 登录注册
关注大茂名网 腾讯新浪
大茂名网 门户 查看主题

朝露集

发布者: 粱思林 | 发布时间: 2017-8-10 16:08| 查看数: 4345| 评论数: 6|帖子模式

马上注册登陆,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朝露集》
序:人生苦短,譬如朝露。为自己樊篱内无人能知的忧楚找一个出口吧。

最新评论

粱思林 发表于 2017-8-10 16:08
《修阖无人见》
知道自己的位置所在,所欲,所求。
清净自喜。

只是不愿被这琐碎重叠无尽的一日三餐,柴米油盐,洗衣煮饭,尿裤啼哭所掩去埋没掉自己的个人眉眼。所以即便只是个寻常妇人,但也须带上自己平常的眉目,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增加个人辨识度,不以美丑外在论,而是自修以及内涵。纵使修阖无人见,哪又如何。

庆幸自己不在任何圈子内,不必去坐等排资论辈,可以不必有意的去迎合任何人,可以根本一点都不在乎任何圈子内的流长蜚语,人情世故。
可以任性地把眼光放高于头顶,只与投自己眼缘的人相交论友。
粱思林 发表于 2017-8-10 16:10
《梁思林推想录》

倘我以思林为名,或许是想重新安排自己早己盖棺定论的人生。

梁思林,女,1986年生于广西山区贫困县。4岁上父母离异,由祖父母亲自抚养成人至17岁。父亲母亲各自有前程,另娶另嫁,各自安妥。母亲远嫁广东,那可是当地许多贫家女子最向往的广东省呀,地广无山,一望无际的耕地富实,只要肯干,绝无穷境。不像这里,一座座山连山,山高地稀,人穷林密呀,没有多余的耕地,就没有剩余的粮食,饿呀,天天玉米糊糊稀粥,家无余粮。父亲另娶本地女子为妻,实在穷的也去广东打拼,谋求更好的生活,生下两个弟弟,父爱母慈,家庭亲和。唯独思林是个异数,多余,自小与祖父母生活,与高山竹林作伴成长在山里,倒是与这个家格格不入,像是外人,父亲供养你读书至初中毕业,17岁按当地风俗,己成人自立,推至社会,从始自立更生。

可是,思林呀,往后人生,其实还是有迹可循,有因可追,有果会落的。无论你身在哪里成长,成年后,自身身后的那一境荒凉,都将是一样一样的,并无差别。这样的荒凉将推使你一路,寻求暖意安慰,并且找呀,找呀,最终方向还是离不开你现在的人生。

愚呀,人年轻时,终究缺乏经验,注定四处碰的头破血流,并以此为代价,成长为这天地间最坚韧的那一棵低微的野草,独自敢于迎接风霜,被吹弯了腰,打折了骨,低到尘埃里去,最终才能是春风吹我生。

所以,不必如此费思呀,企图去论证这两者之间的差别。人生不能重演,盖棺定论一眼到底的如今境况是你应该庆幸的事呀。多省却,半生己过,余生无澜,坐等岁月将你白首埋骨吧。倒是你平生怕麻烦怕动腾的一种福气。且行且惜吧。
粱思林 发表于 2017-8-10 16:11
《素心渐渐远》

生活总是五味杂陈。酸甜苦辣一一上演。

苏云清在自己平淡又重复柴米油盐的生活里心中这样感慨时,沈万却早己骑行在川藏线的路上。

苏云清也许是那种性情孤冷又感应迟缓心中有古意的女子。或许十余年光阴并不曾改变她多少。

有些事,从别后,不问,问了又能如何?

但是会好好奇,好奇怪,失别几年后的他,过得怎么样,是怎样把生活过成自己想要的样子的。苏云清仍旧记得年轻时与他初相识时,他有一次在论坛,人在鹏城发帖召集,春节骑单车回家乡。当时心里觉得这怎么可能,几百里的路程呢,这要骑多少天才到家,况且一路辛劳必是想见的。这么辛苦,怎么可能。当年年纪轻,眼界浅,也只是初识他,更从未有能与他一样的高度来真正了解过他,当初只是一心仰望他而己,从没有合适的途径能正式懂得过他。想来,今时今日,又何尝不仍是如此。几年别后,更似从未认识过他一样,看他的几年足迹下来,走遍的每一个地方。惊异于他的骑行之所好和骑行过的路,多好奇,多想知道他骑行在川藏线上的每天行程,每种风景与当下心情。

可是,苏云清却没问,愣生生便忍住了。从此罢,自再逢,一些往事如旧的心酸便自行自主地浸漫上了心头,竟是不能言。


今时今日,不知他,会不会曾听你听过的歌,读你曾写过的文,看你曾走过的风景,会不会也如亲人般在意你的欢欣悲苦。

而你,却还是那般不能言的在意,会看遍再逢后他所发过的每一条微信,他空间里的任何一种信息图文,他隐藏不露的真实情绪,喜怒哀乐,走过的世间路,经过的人间事,那些旅途,一程又一程你从未知道过的山水。你看在眼底,即使不问,可是心底那些问句就像是一种花开底下的徘徊,在心底走了又来,绕过花开花落,最终还是腹死心中,随花落逝水一般没了。

只因情知今时今日,你的身份使你的心底再清楚不过,什么事可为,什么事又不可为,何话当讲何话又不当讲。无形中一条楚河汉界般的规约在约束着你,使你与人划分界线,拉远距离。今时今日的你,再不是当年年轻,轻率而随性,如今的你,性情冷然,清醒而节制,再不徒增自己与别人的烦恼。

况且,可曾有人在意过,看清过你曾是怎样的女子,而他又曾品行心性如何,你们彼此曾真正了解过,知道过对方么?尽管彼此间是曾有过一场 轻浅流年般的纠葛。但到底,你与他间始终如隔云雾,只能偶然隔着雾看见彼此一些身影轮廓而己,终未能完全看清彼此,也不曾真正了解对方品行性格。只因当年的你太年轻,又因当年的他不过是太寂寞。

真想试问一句;倘若一个人走遍千山万水,相逢故人那一刻,该会有怎样的情绪感慨。可你早知道,如今连问也是不该问的。如若彼此精神追求层度不在一个层面上,不相衬,不对等,如此差矩甚远,这样天远地别的距离不要也罢,不复求。山水之遥,今时今日,你要的,别人已不能给。山河迢迢,明月遥遥,你所要的,从始至终,不过是一份懂得,一份怜我之心,一份风清冷月的清明而已,你如今的世界里也只容得下一份清风朗月,山河阔淡。年轻时那些纠葛,那些暖味,统统都不要,一颗老心,谁都不再适宜年少轻狂,更不要随世俗浊流,更不会放任自己,任俗流染杂自己的清净心。

可是这些,世间你遇见的人中能给么?

并肩而行的岁月,不在时常相行,而只在于从没有离散过,远远近近也好,若懂得,纵使天涯亦未远。如若不然,那便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惜。最好更不相行,如此便可不相忆。素心渐渐行远,无人知道,更无人在意。此后身前身后茫茫,春风不识来时路,与君天涯更陌路。



圆舞 发表于 2017-8-17 11:27
好文采。适宜静看不言。
粱思林 发表于 2017-8-18 08:32
圆舞 发表于 2017-8-17 11:27
好文采。适宜静看不言。

谢谢。
粱思林 发表于 2017-8-26 00:28
本帖最后由 粱思林 于 2017-8-26 00:30 编辑

《不知》
谁翻过往。望望现在。

如今生活这一地鸡毛,那些动责则生疑的疑心,是怎样将你心仅剩那点关于生活美好的感受硬生生扯掉。多数时候,人生或许连块遮丑布也不剩。那点曾抒于笔端高于生活的,清淡的,关于春去秋来,月残花开,云来霞落的清景清喜,如今看来,太像是一种埋头的自我欺骗。

或他不知道,有些经历于你而言是切肤之痛,可你早己然知道是自找的,无可怨天尤人。但他更不懂得的是,有一种隐伤,于你十年不愈,试问,他不知深浅地试探问道:会不会选择再去重历一次。天知道。也真讽刺,今时今日,谁会带着切肤不愈的伤再自寻自找地重演己然走过的历程。换他,可会?

只是越发地无话可说。继续着过生活的油盐柴米,日子忧患未断,一地鸡毛的掉了再重捡。


己然学会,默默在转眸低眉的瞬间,掩尽所有思,不外道,不企图作任何解释和外泄。是清,是浅,亦是不辨,不驳。是深夜,是一个人的所思,是西窗那钩残月。


QQ|客服:0668-2886677QQ:75281068|大茂微博|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茂名网 ( 粤ICP备11099007号-1  大茂名论坛

GMT+8, 2017-11-25 17:23 , Processed in 0.170748 second(s), 5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1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