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茂名网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92|回复: 15

[散文] 38年的坚守

[复制链接]

47

主题

356

帖子

1万

积分

银牌元老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7849
发表于 2014-8-27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登陆,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用户注册

x
38年的坚守
——一个老巡线工的故事
  
  龙泰良     许荣波
  
  
  
  引子
  
  
  在广袤的穹苍之下,蜿蜒起伏的山岭沟壑之间,有条管道匍匐而来,仿佛划破千古的岑寂,气势恢弘地由雷州半岛向南方油城——茂名逶迤而去。
  这是湛茂原油管线,是我国南方最大的炼化企业——茂名石化公司的原油输送大动脉。上个世纪70年代末,随着茂名石化的炼油能力的逐年提高,从国外进口原油量渐次增大,铁路运输远远没法满足生产需要。茂名石化决策层审时度势、放眼未来,凭借湛江港可靠泊大型油轮的优势,斥巨资兴建湛江原油接卸码头和年管输能力1000万吨的湛茂输油管道,将湛江港上岸的原油直接输送到茂名石化炼油厂。
  这条全长115公里的茂名石化原油输送大动脉,途经湛江、茂名、遂溪、廉江等多个市、县(区),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穿村过寨。
  湛茂管线建成后,茂名石化设了湛江、廉江、化州、茂名4个站(点),负责管道增压和管线安全。而廉江站是最为偏僻的一个泵站,北离茂名60多公里,南距湛江市区40多公里,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廉江站虽偏,却扼原油管输的要冲,管道所处多为丘陵地带,当地民风剽悍,周边工农关系复杂,任何一点纰漏,都会影响到茂名石化的生产大计。
  然而,管道运行38年来,廉江站辖内的28公里管路却始终畅通无阻,实现了38年安全无事故。
  知道内情的人都说,廉江站的安宁,离不开一个人——戚日安。
  是的,戚日安!这位个头不高却身材结实、性格随和却果敢刚毅,38年如一日,像呵护自己的孩子一样,倾心护理着这条管线。
  
                       风雨兼程
  
  戚日安,一个充满着阳光名字,看人,则是1.63米的矮个子,身材不高,也貌不惊人,然而却颇受人尊敬。附近村民都尊他一声“安哥”,后来见他晒得较黑,与非洲南部的安哥拉人有得一比,干脆加多了一个字,叫他“安哥拉”。
  老戚是廉江本地人,1973年进入老周农场工作,因工作积极推荐到技校。技校毕业后,1977年分配到廉江泵站。
  在廉江站最辉煌时期,全站有97人,后来逐年递减,后来仅剩13人。如今小站正逐渐在人们的视线中隐退,就像涨潮后开始退潮的沙滩一样只剩一片空茫。加上许多资产和设备被搁置和转移,空舍清野,一片愁云惨雾。留下的人都想不通,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对此有着本能的抵触,于是常聚宿舍中甩扑克、发牢骚、下棋、吹牛,以此消磨。一到晚上,疏风过篱,冷雨敲窗。在黑灯瞎火之际,两耳只能听野外虫子“吱呀喳呀”的叫唤,积郁于心头的落寞迅速漫上心头,人们开始长吁短叹,总觉得长夜漫漫,天总也不会亮了似的。
  寂寞不仅衍生燥动,还滋生牢骚。有人说:“我们这几个人,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不少人闹着要调走,有些人还托人情,找关系,拐弯抹角寻找出路。眼见人心涣散。戚日安觉得,关键时刻,一定要稳住阵脚,把人心凝聚起来。他抱着条水烟筒“咕噜噜”地抽半天,冥思苦想,思谋良策。他明白,自己不能怨天尤人,更不能颓废消沉。只要将涣散的人心凝聚,何愁工作开展不了?
  戚日安紧蹙多日的眉头终于展开了。不久,人们在山岭、田间、地头,在落日霞光中,总会见一个单薄瘦弱的身影,风雨无阻,在沿线管道上一丝不苟地回来巡检,静静地在山间走过,默默地在田野间穿行。身在野外,有时以几个面包外加一壶水就是一顿;有时花几个钱,在路边小店买一碗捞粉,一碗面条或者是咸菜、稀粥“呼噜呼噜”就是一餐。那些日子,戚日安更像一头默默耕耘的老黄牛,不知疲倦地走在管道沿线上,在荒郊野岭跋涉,时有蛇鼠出没,串村过巷,总有野狗相吠。在太阳的直射下,身上的衣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他花足工力,落足眼力,忽而仰视,忽而匍匐,像在翻找什么,每一个观测点上至少要逗留10分钟。一路上走走停停,以至于太阳何时消隐在地平线上还懵然不知。
  没有人愿意匍匐在命运的脚下,是沉重的使命感支撑着他奋力前行。说不清是想挑战自己,还是想证明自己,也许是想带个好头。反正,他觉得路是人走出来的,走下去,路始终会宽泛些。
  花开无语,日出无声。榜样如同一种引领,往往隐藏着难以言喻的力量,它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却让人备受鼓舞。老戚以自己的行动,悄然无声地稳定了军心。大家开始重新振作起来,并随着时间的推移,也逐渐明白了管线巡护是大家赖以安身立命的根本。
  万事开头难,好的开头就成功了一半。打开局面之后,他将班组管理纳入正轨,推行班组管理办法,逐步提升班组管理的执行力。他对工作的要求越来越高,理念也不断翻新。布置任务的时候,言出行随,令行禁止,彻底将一盘“散沙”打造成了一个团结的、具有战斗力的集体。
  盘活了班组,可老戚领头羊的本色还是一点没变。每天一早,当一缕阳光照在树梢顶上时。戚日安总是第一个起床,张罗早餐,和大家坐下来吃过饭,分配当天的工作,然后一同出发。每一个巡线工的工具袋里,都有着这几样东西:笔记本、雨伞、藿香正气水、蛇药、止血贴、卷尺、伸缩警棍等。
  出得门来,天以最辽阔的姿态出现,大朵大朵地飘着白云。而旷野之上,放眼望去,尽是高低起伏的丘陵坡地,一路起伏一路蜿蜒。间或也树木异常挺拔,撑起一片浓荫,仿佛是巡线工中途的一个驿站,可暂作中途过度的休憩之所。
  这里满绿地葱茏的山峦,一畦畦有层次的田垅,青葱在山野里勃发。南方的土地,非常适合植物的生长。植物的生长速度更快,尤其雨后,一些树一蹿老高,野草也一夜之间齐刷刷长起来了。一些地方怪石嶙峋,坡陡路窄,沿途还布满芒箕,一些外形瘦弱的杂树,却长着坚硬的针刺,稍不小心,不是刺伤就是被挠破。
  清障,是巡线工谈之色变的一项工作,每一次清障,个个头顶都冒着热气,树屑和不知名的虫子落在衣领里,弄得浑身发痒,挠一挠,就是一道道火辣辣的红痕。很多人都累得趴下,直喊腰疼。不过,在清障时,也会有一些小插曲,甚至会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有一次,戚班长带大家去清障,一边砍,一边往前走。突然,走在前面的黄志勇脚下像被什么绊了一下,顿时在众人眼前消失了。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不远的地方有个大坑,是雨后水土流失形成的,被一些草丛遮盖住了,加上藤蔓攀扯,根本就分辨不出来,黄志勇一不小心就掉坑里去了,乍一看就像在眼前消失一般。当他攀着藤葛从坑里爬起来时,不住地拍打着身上的尘土,样子狼狈不堪,让人忍俊不禁。
  老戚平常就比较注意细节教育,等大家笑够了,便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家:“以后不论干什么,首先要想到安全,在不确定安全之前,不要轻率行事。”对此,他是深有体会的。
  那是一次台风过后,因为台风夹杂着大雨,风雨持续时间又长,他对一些路段不放心。台风还未止歇,天空阴沉,穹庐如盖,但他还是迫不及待地赶去了。山洪果然冲跨了那个路段的山体,方石垒摞起高达数尺托举管线的支柱旁堆积了大量乱石,不知支柱有没有受损。为了不让一个问题说不清,他顺着坡往下走,由于天雨路滑,他在枝叶狼藉的斜坡上仰天摔了一跤,一根树枝剌伤了小腿,鲜血直流,膝盖也瘀肿了,所幸没有伤着筋骨。他在山上采些山草药,放在嘴里像嚼肉一样嚼烂了就往伤口一敷。由于伤口处理不当,回来后伤口溃疡,迁延一个多月才痊愈。
  
                      老戚的壮举
  
  巡线工作,外人对此不甚了解,感觉很新鲜,以为这也就走走看看的事,挺简单的。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事,要做好却实在不易。至于其中苦乐,很多人并不知晓。可现实生活中却总是这样,平静的表面往往暗藏潜流。
  那是2004年西南管线动工的时候,在黄茅附近,有条管线从深埋在湛茂线46#桩的管线上跨过,形成45°交叉,需要在管线上挖沟,施工人员为了省力,使用挖泥机勾挖。管线附近5米挖沟打桩都是绝对不允许的。正在巡线的黎海丰发现后,立刻上前阻止。当着巡线人员的面,他们改用人工挖掘。一旦巡线人员走后,便水过地皮湿,一切如旧。当黎海丰检查线路回来,意外地发现他们还在利用机械挖掘,怎么可以言而无信?年轻气盛的黎海丰不顾一切冲上前去跟他们理论,不料却被粗暴地一把推下了深沟。黎海丰爬起来,掏出电话向班长求救,差点连手机都让人抢了去。
  正在路上的戚日安、黄志勇接到电话,不禁怒火中烧,打人?难道就没有王法了吗?老戚火气特别大,有点像撮盐入火的梁山好汉索超,只见他拿着水烟筒,一路疾走,冲了过来。
  “打人?好大的胆子!”众人见他来得猛,知道这人不好惹,于是松开了抓住黎海丰衣领的手。这时,老戚火爆的脾气已经克制了许多,他指着挖开的深沟,愤愤地质问:“你们知道这下面是什么吗?谁让你们这样干的?挖穿了输油管线,谁负得起这个责?”
  对方一下被问住了,无言以对。然而,他们只关心工程的进度,别无旁鹜,自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倚仗人多的优势,并不把戚日安的质问和劝告放在心上,像蓄谋已久一样,随着在现场指挥施工的副队长一挥手,挖掘机“轰轰轰”地开始挖土,一时之间,尘土飞扬。
  眼见对方不听劝阻,而挖掘机离管线也越来越近。戚日安的双眉越攒越紧。突然,他发了飙,纵身跳下了刚挖好的坑道中。
  事发突然,以至大家还未弄清怎么回事他就跳了下去,在场的人都呆住了。只见这个黄土地一样秉性的汉子,仿佛铜铸铁打般凛然站在坑道中内,纹丝不动。这是怎样的一个壮举啊!施工现场气氛异常静穆,空气仿佛在也凝固了,挖掘机的轰隆声哑然消失,尘土悄然弥散。
  施工人员互相看了一眼,他们想不到这位身材矮小人会有如此胆量。那个副队长走过来对他喊道:“大叔,你这是怎么了?不要命了吗,这多危险啊!”
  戚日安指着胸口说:“你们挖吧,就朝我身上挖,连我一起挖掉!”
  至此,这场角力已见分晓。施工方明白了这个倔强的巡线工钢铁般的意志是誓难撼动了,只有无可奈何地放弃了机械施工,改为人工挖掘。
  其实,像这种管道旁边施工引起纷争已非一端。但每一次,老戚都据理力争,从没让企业利益受损。
  时间还要追溯到2006年11月份,由于洛湛铁路改复线,路基比扩大了一倍,与湛茂管线31#桩形成交叉。这段铁路要是从上面跨过,势必对管道造成影响,港口分部要求铁路方给管线加装管套,可铁路方不予理睬。
  为了这件事,戚日安多次打电话到铁路方面,结果没人理睬。戚日安坚守在现场,对方不加装管套,绝不允许施工。当时工程已进行了一半,双方为这事争执不下。可是,铁路信号线已经挖了出来,在野外显得相当惹眼。眼看着天色将晚,当务之急就是不能让铁路的信号线路受损。这些线路一旦让人偷了去,所产生的后果严重性没法估计。老戚赶紧回去搬来一张椅子,披上军大衣,坐在荒凉的野地守着。夜很深了,寒风呼啸着,眼前一片死寂,他裹着一件军大衣在野外缩作一团,寒风砭骨,可他除了那件军大衣,再无御寒衣物,能做的就是眼巴巴苦等天亮。
  天刚蒙蒙亮,铁路方面的过来察看情况,见他一人独自在野外守了整整一夜,而信号线丝毫没有受损。来人很是受感动,顿时对他充满了敬意:“想不到啊,你为了我们事,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捱了一宿,了不起啊?”来人赶紧热情敬烟,他谢绝了,蹲在一旁“咕噜噜”抽起了水烟筒。那人见戚日安不领情,只好尴尬地笑了笑,转而将那根烟叼在自己的嘴上,就着火点上了,徐徐喷出一口烟雾。老戚一边抽着水烟筒,一边对来人说:“人有时候是需要换位思考的,我是把你们这事当作自己的事来干的,而你们却做了些什么?设想一下,如果管线是你们的,你们可愿意不加保护让铁路从上面跨过?”
  说到管套,来人马上将刚才有感激之情抛诸脑后,没好气地说:“管线埋在地下,有没有管套还不一样嘛?你这人真是,看着挺通情达理,遇事却全不知变通,这事可以从长计议的。”老戚明白无误地告诉他:“管线安全是大事,除了加装管套,其它的用不着再商量。”
  双方一下子僵在那里。那人见他“食古不化”,并没半点可通融的余地,加上这样拖下去也实在不是办法,只好将情况逐级上呈。最后铁路方自感理屈,只好出资7.2万元,替复线的管道装上了管套。
  
                      “安哥拉”的绝招
  
  曾经有一个时期,小站物品被窃。作案者异常隐蔽,没留下一点作案痕迹。他们也曾设伏过几次,每次都被小偷轻易躲过。结合种种迹象,戚日安终于恍然大悟,肯定是宿舍的灯光都熄灭了让他灵敏的嗅觉觉察到了些什么?于是,在设伏前,老戚叫李庆华守住灯火通明的宿舍,造成所有人都在宿舍的假象,其余的人提前到站内潜伏。
  这天晚上,空气异常闷热,潜伏者忍受蚊叮虫咬,苦守苦候捱了大半夜,还是没有半点动静。眼看着夜越来越深,龙健的眼皮开始渐渐沉重,呵欠连连,他下意识地捅了捅戚日安的腰,说“班长,贼仔不会来了吧,我看就别费劲了……”“嘘!”戚日安在唇边竖了食指,示意他稳住神,沉住气。就在这时,只见前门围墙上有一个黑影陡然出现,他先是左顾右盼,在确认无虞后,便将工具丢了进来,猫着腰去撬旁通阀。戚日安一招手,潜伏者迅速合拢,形成瓮中捉鳖之势,眼看便可一鼓成擒。可是小偷的警觉性很高,稍有风吹草动便知不妙,马上翻过后院围墙,跃了下去。这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后院围墙有2米多高,常人要翻越这堵高墙,还要掇架梯子,他居然用手一攀便腾身而上,更何况墙外是一个斜坡,斜坡加上围墙的高度大约7米左右,一般人在这个高度坠落,肯定跌得粉身碎骨。然而,那家伙居然毫发无损,爬起来依然疾走如飞,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人是走脱了,没有当场捉住,但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老戚就打听清楚了,在附近的村子里有这种劣迹的人仅两个。而根据形体对比,很快就确定了一个嫌疑人。他本想以旁敲侧击的方法,敲敲边鼓算了。但转念一想,这种事还是直截了当好。于是,他不搞迂回战,转而长驱直入:“我今天来的意思你们清楚了吧,你们要看好你们的人,管线是国家的重点设施,出了事可不是玩的,该怎么你们看着办吧!一旦依法行事,别说我不给你们面子!”
  对方心知肚明,既不抗辩,也不吭声。老戚知道一些事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凡事留点余地,适当的时候还是见好就收吧。所以,话说到此,老戚便戛然打住。毕竟给人一个改过的机会,卖对方一个人情,给了他们一个台阶,而他们也算是领情了。嗣后,站内再也没有发生过失窃现象。
  一直以来,管线防腐是领导一块心病,想兴建一个大型的阳极床而未果。问题就卡在征地上。最初,和仓村民一听说要在地下埋东西,怕污染一方水土,死活不愿意。为了做好说服工作,鉴于戚日安在当地的影响力,就让他去做游说工作。戚日安明白,这是件费力不讨好的差事,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成不成两说。
  但老戚相信事在人为。他先找到禾仓村的村长刘用,坦率地说明情况。刘用听后,面露难色,一方面不好驳老朋友的面子,另一方面不知道村民同不同意在当地修建“阳极床”。刘用一下子陷入了两难的境地。他沉思片刻,对戚日安说:“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实在是这事我实在不好跟村民说。这样吧,我们双管齐下,分头行事,我去跟村民们商量一下,你也去做一做工作,凭你的人缘,估计不是难事。”
  戚日安于是上门去做说客,一些村民间隔着些数里地,戚日安不畏其难,走家串户。有道是“豆腐四边,道理八面”,他对一些态度坚决的村民反复地做说服工作,将一切解释得清清楚楚。他的诚恳让村里人感动,中国人讲究的是面子,最看重的是感情,所谓情面,大抵是指这个了。禾仓人见老戚一而再,再而三,不厌其烦地登门,一则却不过情面,二则也对阳极床也有所了解,便很大度地挥挥手:“征就征吧,只要没危害就行!”。
  幸不辱命,戚日安总算松了口气。
  戚日安这边刚松完一口气,那边又碰上了烦心事。有一个外号“打爆头”的园主。由于管线从他果园经过,这人就打起了管线的主意,在管线旁边种了不少果树,以期得到额外的补偿。
  他每种一棵,老戚就带人拔一棵。他暴跳如雷,操着沙哑的嗓门满世界吆喝:“谁再拔我的树苗,我就打爆他的头!”于是,大家呼之为“打爆头”。
  雷州半岛,由来百越文身地,先民们断发文身,靠伐荆煮海为生,喜食虫蛇蚌蛤腥味之物,自古民风剽悍。“打爆头”虽然矮小,却长着一身横肉,加上脾气暴烈,当地人都怕他三分。他对老戚的劝告充耳不闻,固执地在管线附近种树,他一种,老戚就带人将它拔了。看到树苗被拔,他一蹦老高,跳脚大骂。气势汹汹地赶到站里去耍横、闹事。老戚说,“骂由他骂去,该拔的还是要拔!”
  第二天天一亮,大门外堆着大堆砖头、瓦砾,还扔了一只病鸡和两只死老鼠,门前的芒果树也被狠狠地砍了一刀。老戚知道是“打爆头”所为,便一声不响将那些东西处理掉。“打爆头”以为站里人经此一闹,就再不敢干涉其种树了,他颇为得意地在管线边上种起了树苗,殊不知,这边刚植上,那边就让人拔除了。仿佛如影随形,等在他身后一般。他心有不甘,事隔三日,他又再次种上,结果还是让人拔除了。这一下,“打爆头”总算知道了姓戚这个“老嘢”并不好惹。
  戚日安虽非穷究物理之辈,但察人却深。他跟班里人说,“对付这种人,要毫不含糊,绝不能拖泥带水,否则他会得寸进尺的。”戚日安说到做到,所以至今都没让他在管线5米范围内种上一棵树。
  
                       亲如一家人
  
  出门时,他不忘带上那支水烟筒。据他介绍说,他都离不开那支水烟筒,到哪里都会带上,遇到熟悉的人,就“咕噜噜”围在一起抽烟,一来一往,一口接一口,话就多了,心也拉近了。老戚说,这里的村民平常、朴实、纯厚、宽容,大家经常打个照面,就能混个脸熟。而在交往过程中,这支水烟筒起到了情感交流和传递的作用。
  他常说,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只有经常接触才会密切起来,就算是亲戚,不经常走动也会生疏的。他深谙处世之道,所以他和村民一直相处得很好。在管道沿线,哪里都有他的落脚点,大坡福村口小买部的六叔,禾仓的用叔,崇山的阿昌、东村的黄民等,这些人都能打上招呼,说得上话。他常年累月在管道沿线打滚,与他们朝夕相处,那是多年的交情。村民们宰头猪,小孩满月等都请老戚到家作客,村里人从不把他当外人看。
  旁人不知道他这些人缘是怎样得来的,问他可有独到之秘,他呵呵一笑说,“道理很简单,你把心交给人家,人家自然就和你交往了。”
  说起这个,他就说起了村民看电视的事。
  上个世纪80年代初,站里有一台“乐华”牌黑白电视机,附近村民从四而八方赶来看电视。当时的电视剧《霍元甲》、《陈真》正风靡大江南北,看电视时的火爆场面,至今仍让人记忆犹新。由于人多,有人想将铁门关上,不让村民进来看电视。老戚一把薅过钥匙,一边打开门一边说:“大家乡里乡亲的,干嘛这样见外,说不定以后有很多事还得仰仗人家呢?”
  看完电视,路远一点的,就在站里找个熟人借宿一宵。在附近的村民中,就有两对人就是在看电视时结下了情缘,想不到,一台电视却促成了一段姻缘。
  其实,电视拉近了工农关系,为日后的工作打开了方便之门。戚日安常说:“农村人是纯朴的,你高看人家,人家也会高看你。”他深信,中国人是讲人情味的,“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凉”。给人多一点关爱,与人相处,求人办事就会容易得多。后来也证实所言不虚,他有很多事就借助于长期积累的感情基础。
  临近退休,他对今后的工农关系就多了一层心事,决心要将这一层关系传递下去。副班长黎海丰这个小伙子为人老实,让人放心。所欠缺者不过是经验,需要引领者言传身教。出于这个考虑,他经常黎海丰带到崇山村委拜访村干部,主要是给他领领路,让他熟悉当地情况,争取获得当地村委对他的支持。
  他们第一个拜访的是崇山村委会,一刚跨入村委办公室,就听到村委们一个个“安哥!”“安哥!”地叫了起来。村干部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茶水,一阵寒暄,便即坐下,戚日安将副班长黎海丰介绍给肖全生书记:“这是我们的副班长黎海丰,我退休后,站里就由他当家了,肖书记以后要多帮助啊!”
  略显腼腆的黎海丰赶忙趋前跟肖书记握手,问候。肖书记拍着黎海丰的肩说:“安叔选定的后生仔肯定是好样的,今后有事尽管找我,千万不要见外。”
  戚日安接过话题,对黎海丰说:“有两件事你必须要做到,一是做人必须谦虚、诚实,二是没事别惹事,有事别怕事,有各级政府替你作主。”
  说得黎海丰连连点头,肖书记也呵呵大笑。
  有人评价老戚,说没什么事能难得住“安哥拉”,他办法不少,道道又多,能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简单的事情一般化。是啊,一个人能把简单的事情做好已属不简单,更何况,他又做了许许多多不简单的事?
  
                        爱是无言
  
  说到家庭,戚日安无可奈何地报以苦笑,他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妻子。
  1981年结婚,儿子出生在1982年。附近没有学校,在当地也没法落下户口,只好送到茂名的姑姑家读书。所以,在儿子眼里,姑姑是他最亲近的人。戚日安每次去见儿子时,想抱抱他,他无比珍爱自己的儿子,可儿子却并不领情,一见到父亲就躲闪着,以陌生的眼神看他。
  有一次,妹妹打来电话说戚培飞在学校和同学打架被批评,不肯再去上学。听了这话,戚日安气得不轻,赶紧回了茂名,眼见不争气的儿子,老戚气得浑身发抖,二话不说,扬手就是一巴掌。他无法确定这一巴掌打得有多重,只听得孩子边哭边委屈地说。“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开家长会你们都不去,同学都说我是孤儿……”这句话像针一样扎在他的心上,他感到异常震骇,两唇颤动,心在抽搐,许久说不出话来。是啊,打孩子出生以来,自己何尝有过半点心思放在孩子身上?一家人分处三地,由于工作关系,自己当真没送孩子上过一次学,也没有开过一次家长会。
  儿子戚培飞参加工作后,分配在海上作业队,属于无根的一族。老戚则长年在站里,家里大小事情全仰仗妻子钟海英。不要说拖地板,洗衣服,柴米油盐,水单电费之类的,就是换瓶煤气罐也让人犯愁啊。然而阿英相当贤惠,她懂得丈夫的心,不唯没一句怨言,而且总是顺其心思行事,让他少有羁縻,可以一无挂碍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去。不说别的,就连过个年,也很难得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
  是啊,这种遗憾远不止一次了。38年间,老戚有30多个年是在小站过的。谁都知道,年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国人非常看重年夜饭,这是团圆和喜庆的象征。在除夕之夜,家家张灯结彩,到处响起的爆竹声。看到邻居家热热闹闹,再看看家里,缺了他一个便显得有几分冷清。与此绝然相反的是,小站这边,却因多了老戚而倍感温馨。他在小站里,分派大家涮锅洗碗,自己则亲自下厨,施展他的拿手绝艺,炮制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只见他围着锅、碗、瓢、盘转忙个不停,不一会,热腾腾、香喷喷的年夜饭就摆上了案头。
  然而,正是这个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温暖了职工的心。
  2013年的大年三十这一天,多次到廉江站慰问的茂石化公司党委书记丘仲宜又一次来到廉江站慰问,他对廉江站的工作大加赞赏。陪同丘书记慰问沿线职工的港口分部党委书记揭育浩在慰问完湛江站后,在返回途中来到廉江站与职工共进晚餐。第一次有领导来小站吃年夜饭,几个青工按奈不住内心的喜悦,大家相谈甚欢。当揭书记听说老戚有30多年的春节是在小站过的,很是感动,他站起来与老戚握手致谢。
  老戚非常谦虚地说,“这是我为企业所能做的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我的工作很普通,只不过是尽了一份责任!”老戚说得极为诚恳,也许老戚说得对,奉献是没有尺度的,人不能只想着自己。老戚心中的天平无疑向企业倾斜了,襟星月,披风雨,他为了管线,倾其全力,付出了毕生的心血。可以说,他无愧于企业,却有愧于妻儿。
  
                               尾声
  
  太阳快要落山了,晚霞将山野镀上了一层金色。远山的边缘像一条闪光的链条,仿佛在炫耀它那无与伦比的色彩。这里的每一条河流,每一个村庄,老戚都是非常熟悉。可是,明天,他就要告别这里了。他对小站有着最原始、最质朴的感情。临别之际,一种异样愁绪悄然漫上心头,萦怀不去。
  别了,小站;别了,相伴38年的管线。老戚知道,今后,不管自己走到哪里,无论自己身处何方,这个荒郊小站、那条黝黑管道,已经深深融进了他的心里,成了他生命最重的一部分……
  
  
  广东省茂名市茂名石化公司港口分部第一作业区
  邮编:525027
  邮箱:gdxrbyj@163.com
  2014/8/6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7

主题

195

帖子

391

积分

纯铜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1
发表于 2014-8-27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生有多少个38年?而他却风雨无阻,坚守在这个岗位上38年,守候这条管道38年。
我们该向他致敬,也该永远感谢他!

点评

感谢静水老师的支持,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28 08:27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8

主题

96

帖子

169

积分

黄铜会员

Rank: 2

积分
169
发表于 2014-8-27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千言万语说不出来,肃然起敬!

点评

多谢居里的光临,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28 08:28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47

主题

356

帖子

1万

积分

银牌元老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7849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静水常深 发表于 2014-8-27 16:27
人生有多少个38年?而他却风雨无阻,坚守在这个岗位上38年,守候这条管道38年。
我们该向他致敬,也该永远 ...

感谢静水老师的支持,问好!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47

主题

356

帖子

1万

积分

银牌元老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7849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居里小姐 发表于 2014-8-27 16:32
千言万语说不出来,肃然起敬!

多谢居里的光临,问好!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发表于 2014-8-28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故事讲得很感人也很动人

点评

多谢向老师的鼓励,问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8-28 21:52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47

主题

356

帖子

1万

积分

银牌元老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7849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澧军后裔 发表于 2014-8-28 17:00
赞一个!
故事讲得很感人也很动人

多谢向老师的鼓励,问好!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272招聘网

4

主题

123

帖子

219

积分

黄铜会员

Rank: 2

积分
219
发表于 2014-9-1 20: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新时代的好榜样!爱岗敬业,甘于奉献。也许关于他的动人故事还有很多……

点评

是的,多谢老师关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9-1 22:12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挑战低价,推翻暴利——走进茂新裤仓,改变你的价值观念!

47

主题

356

帖子

1万

积分

银牌元老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7849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朱者赤 发表于 2014-9-1 20:10
新时代的好榜样!爱岗敬业,甘于奉献。也许关于他的动人故事还有很多……

是的,多谢老师关注!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爱我所爱的,啃我喜欢的】:流星雨----山姜鸡脚王

34

主题

464

帖子

2162

积分

玛瑙会员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2162
发表于 2015-6-20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精神,比如何人都得尊重

点评

是啊,爱岗敬业,非常可贵。问好西雅图。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7-13 08:08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客服:0668-2886677QQ:75281068|大茂微博|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茂名网 ( 粤ICP备18149867号-1 )大茂名论坛

GMT+8, 2019-11-15 06:20 , Processed in 0.335066 second(s), 20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