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茂名网

 找回密码
 用户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澧军后裔

[小说] 秘密花园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
半个月后,西欧考察归来的厉刚回到了布满灰尘的办公室,第一件事就是从写字台抽屉里取出手机。
手机里显示的未接来电中大部分是晓晓的。他打开了那条让他遗憾终生的未读短信,“我要走了,请保重!”
他忽然不敢拨打那个曾经无数次狠下心来不回拨的号码。
他打通了玫子的手机。
玫子只是说:“其实,滨城距离南江并不遥远,您可以亲自来了解您想知道的一切。”说完就挂了机。再打过去,对方不接听。
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笼罩了厉刚。他忽然感到这个时候再没有任何事情比见到晓晓更重要了!
他打晓晓的手机——离开南江后,除了知道她已经在滨城的某个角落等着他,自己从不曾主动打过电话给她。现在想来,自己真的很自私。尽管自己那样做是为了她好,为了不让她陷得太深,为了不让她为爱受伤……
可是,那样做的结果却恰恰是伤害了她。
她要的不过是对自己爱情的肯定,仅此而已。
害怕负担的恰恰是他厉刚。他曾经是个多么自私的男人!
他想起了晓晓曾经唱过的一首非常年轻的歌《波斯猫》:“相见时缠绵缠绵,离开时敷衍敷衍。爱上他危险危险,不爱他思念思念。”那个晚上他抱着有些醉意的她,问她怎么会唱那么快节奏的歌,她说“给你画像啊,你就像那只波斯猫”。
晓晓的埋怨都是那么的高雅,高雅得让人心碎。
晓晓的手机已经关机。
他几乎是飞车赶到了南江。
这个曾经被他改变过的城市,他竟然不知道哪儿才是自己这个时候可以去的地方。他有些茫然地来到了玫子的办公楼下。拨打玫子的手机,玫子说:“我看见你了。”
玫子一直再办公室的窗户后面等他。
玫子陪他去竹源。
晓晓的丈夫出差去了,秘书以贵宾的礼仪接待了他们。
这时候的厉刚才确信,晓晓真的不在了!永远永远的离开了。恍惚中只觉得双腿一软,差点就跌倒在地。是玫子及时扶住了他。
玫子说:“厉市长刚考察归来,很累,我们去孙总的书房休息一会儿。”
秘书善解人意地将他们带进了晓晓曾经好多次叫他“有空一定要去看看”的秘密花园的书房里。书房是无论打扫得多么干净都掩盖不了的萧索。
厉刚一眼就看见了放在电脑写字台一角的《世界上最神奇的二十四堂课》。
“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坐会儿……”他对一直扶着他的玫子说。玫子轻轻的走了出去。
这个花园她也没来过。到处都郁郁葱葱的像世外桃源。她有些不安地望了望书房的门,转身朝花园深处走去,在那个可爱的吊椅旁停下,她知道那一定是晓晓的。
就在那一瞬间,她的心莫名的疼了起来!仿佛那一刻她才确信,一个曾经是这个世界上跟自己亲密无间的朋友,真的不在了!永远永远的再也见不到了!
原来疼痛不是突如其来的,它如一把钝的刀,在心里割着……割着……想起一个细节就割一下,想起一个细节就割一下……
她抚摸着晓晓的摇椅,怎么也没有力气坐上去。
这种无意间生出的疼痛让她想起了书房里的厉刚,几乎是蹑蹑趄趄地冲进书房。她看见厉刚正仰靠在椅背上,心肌绞痛似的地按着胸口。
“厉市长您……您怎么了?”
她连续问了两次厉刚才像受了惊吓似的,一下子坐正了身子,“没……没什么,心口有些……不舒服。”仅仅是一回头,玫子看见了一张几乎在瞬间老了几十年的脸——那曾经是一张多么英俊了脸啊。
她莫名地想起了晓晓跟她说过的“私房话”,晓晓说厉市长是个“非常有杀伤力”的男人。那时候的晓晓是那么的羞涩而幸福……现在,这张脸似乎在刹那间布满了皱纹,弥漫着衰老的气息,令她不忍细视!
原来一夜白头的传说不是虚假的。
厉刚面前的写字台上摊开的一本厚厚的书页上,放着一张粉红色的书签。晓晓疑惑地拿起来,原来是晓晓自己制作的一张大约二分之一书页纸张大小的书签,上面印满了黑色的细圆字体的字:你不知道的十一件事
1、你不会知道,每次打通你的电话,我其实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同的人生经历,不同的工作和生活环境,注定了我们之间少有共同的话题。可我就是说不出:“没什么——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我多么希望,你能真的理解这份只属于思念的情怀,并因为理解而不再“责怪”我总是“随心所欲”地打扰你。
2、你不会知道,每次你匆匆放下电话,我的心有多怅然,怅然到就象离别。
3、你不会知道,每次去到你去过的地方,比如南江温泉,我都会想起你,想到心酸。你所有的辉煌和灿烂我都不曾参与,可那些想象却总让我不得安宁。我在你逗留过的地方,无数次地缅怀那些曾经属于你的时光,就仿佛是在缅怀自己的过往一样。
4、你不会知道,每次热闹或者开心的时候,我都会想:你在这儿该多好!就象昨天:我穿着醒目的衣服,站在雪白的李花丛中,笑靥如花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你的笑容……
5、你不会知道,我的手机里珍藏有多少那些与你有关的记忆,那将是我一生的秘密。而其中最遗憾的就是,因为更换手机而丢掉了你的那一句:“很想你啊!”那简单的四个字和一个感叹号,让我每每想起就目眩神迷。
6、可是你从来没有当面对我这样说过,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想,你抱着我的时候会情不自禁地说:“真的很想你!”哪怕仅仅是我问你答。
7、你不会知道,几年前的那一次,你出差深圳,我用短信对你说“今晚的月色多美!”而你回复“人在异乡,心在南江”——这样的回复对我是个多么重要的回应。爱情的开始,是那么那么的美丽!
8、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期待在想你的时候,会意外地接到你打来的电话。就像今年上班的第一天,接到你电话的那一刻,我有多么惊喜。你不知道,我为那个电话开心了好久好久。
9、你不会知道,对于我来说,最浪漫的事就是很多很多年以后,我们能满脸皱纹的在一起。在夕阳的余晖里,在我想象过的你走过无数次的地方,或者就在我的秘密花园,一起漫步,或者坐在泡桐树下的摇椅上,一起怀念我们各自走过的岁月。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或者你说我听,我说你听,然后用不再清澈的目光彼此凝望,凝望……
10、你不会知道,我一直记着你说过要写“传记”的话,我一直在等待着你跟我说你的那些经历或者故事,一次一次的猜测,自己会成为你经历的一部分。
11、你不会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怎样的黄昏想念着你,并写下这些文字。你也不会去想象,此时此刻,在我这儿是怎样的情景……
她一直以为晓晓跟厉刚只是彼此的倾慕,顶多只是发生一些俗世之中的男女情事而已。他们一个是英俊潇洒的政坛精英,一个是才貌双全的商界奇女子,在交往中发生一些意外之事本是意料之中的。
她真的不知道晓晓用情竟是如此之深!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九)
“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厉刚骤然间变得无比苍老的声音打破了室内尴尬的宁静。
玫子不由自主地点头,正想说点什么,忽然听见外面传来晓晓女儿斯荔叫她的声音。刚准备出去,却见斯荔一头闯了进来。
“玫子阿姨,我爸来让我请您和……”斯荔腼腆地望这厉刚,羞怯地住了口。
“斯荔,来,叫厉伯伯。”玫子如梦大赦似地搂过斯荔。
“厉伯伯好,我爸爸让我来……请您和玫子阿姨一起出去吃饭。”斯荔乖巧地说。
“你叫什么?”厉刚情不自禁地抚摸着斯荔的头,怜爱之情溢于言表。
“斯荔,斯文的斯,荔枝的荔。”
“斯荔?斯荔……”厉刚喃喃自语着,听在玫子的耳朵里却成了“思厉,思厉”。
“晓晓啊晓晓,你也太……”玫子在心底深深地叹息一声。
“斯荔乖,你先回去,伯伯跟玫子阿姨几分钟后就过去好吗?”
“好,那我跟爸爸在车上等你们。”
斯荔出去后,厉刚忽然一把抓住玫子的手,急切地说:“玫子,我要拜托你一件事,你一定要答应我!”
“什么事您说,只要我做得到。”玫子诚恳地说。她的心里忽然间充满了理解和同情。
厉刚摸索着从西装的隐形口袋里掏出一个紫色的绢袋,玫子一眼就看出那绝不是普通的绢袋,用料上乘,做工非常考究。厉刚非常小心地从里面取出一条令她眼前一亮的晶莹璀璨的紫色水晶项链,说:“这是一个南非的珠宝商送给我的,在巴黎,我仅仅是帮他看了一次行李,他就将这个送给了我……他说这个是价值连城的吉祥物,嘱咐我一定要将它送给自己最爱的人……如果,没有最爱的人就一定要自己留着,千万不能随便送人,否则会不吉利……他说得很玄,他告诉我说他是个病入膏肓的人,那是他最后的环球之旅……我不敢拒绝也不敢怠慢……”
“您是想……是打算将它送给……”厉刚点头,望着她的眼睛浮现出无法掩藏的泪光。
他曾经想过无数次,要怎样的将这个奇遇说给晓晓听。一念及此,他又忍不住按了按胸口,那里真的很疼很疼。“但是现在……你替我保管着,将来——将来就送给斯荔,她很可爱,很像她妈妈……请你务必答应我!”厉刚小心地装好项链,然后郑重地将绢袋交给玫子。
“可是我……您一定要这样吗?”玫子有些措手不及地接过来。
“我知道她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我是真的知道的,一开始就知道,我一直在努力……不想带给她任何伤害,所以这么多年来,我居然……我从来没有送过礼物给她。可是……她不知道我……她永远不会知道了……”厉刚的声音哽咽起来,哽咽得令人心碎。
“我答应您!厉市长,请您节哀……晓晓她如果在天有灵,一定会知道的……”玫子几乎是语无伦次地安慰着这个曾经顶天立地的男人。
“谢谢你玫子!”厉刚毫无顾忌地擦干眼泪,从那本书底下取出一沓书稿,是晓晓生前跟她说过的《第五个七年》。“还有这部书稿,你帮她看看……这是出版费用,密码是她手机的最后六位数,不够的话随时告诉我。”厉刚将一张银行卡夹在书稿里一起递给玫子,“拜托你了!”
玫子还想说什么,她戴在腕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一定是斯荔在催了。”厉刚说,“我们该出去了。”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尾 声
半年后,晓晓的遗作《第五个七年》以畅销书的姿态面世,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晓晓以市作协的名义组织了为期两天天的“晓晓作品研讨会”,几乎所有的人都将她的小说归类成自成一格的“财经言情小说”。来自全国各地的受邀作家作者和读者都为晓晓的英年早逝唏嘘不已,有的读者甚至在讨论中痛哭失声……
十年后,玫子在滨城的月亮湾大酒店为斯荔主持了盛大的婚礼。
那时候,玫子已经是南江市的副市长。工作中的很多事情她都向厉刚请教,以致于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她跟厉刚是一对相交多年的红尘知己。
斯荔的丈夫是厉刚好朋友的儿子,他跟妻子理所当然地成为座上宾。他的妻子身材单薄,但给人一种精明强干的感觉。厉刚却是从十年前的某一天开始就是一副衰老的精神不济的模样。
斯荔的父亲也就是晓晓的丈夫,一直没有再娶,也是十年前就开始变老的样子。他的身边一直跟着晓晓生前的秘书,他的脸上一直弥漫着欣慰的笑意。
一个人只有及时的死去方可永生。晓晓用她的死赢得了两个男人的心,在一个逐渐无情的世界里成就了两个有情的男人。
新娘斯荔穿着洁白的婚纱,婚纱上缀着紫色的玫瑰,与颈项上独一无二的紫水晶项链相得益彰。
“她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曲终人散之后,厉刚跟妻子在月亮湾大酒店门口等待送他们的玫子,一直兴致盎然的妻子对沉默得让她不安的厉刚说。
“是吗?”厉刚漫不经心地应着,目光在门口逡巡着,好多年前,他曾经在这里等过晓晓……他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那次见面后,晓晓为他写的诗歌《让爱不朽》:
灯火辉煌的街头/不经意的一回首/发现你已在等候/视线交错的刹那/有雨滴飘落心头
幸福如你/来如风/去亦如风/你的怀抱/你的吻/你用可以给出的温情/安慰我等得太久的心
他们说爱情只是一种奢侈/他们说所有的追逐都经不起世俗的磨砺/可我只想知道怎样才可以/听到你看到你拥有你/即便快乐总是转瞬即逝/
行走在你的城市/一次又一次/你在天涯又在咫尺/期待你的声音/能安慰我的孤寂/期待你的情义/能淹没我的叹息
该用什么来拯救/情能见血封喉/这些年/你一直是我心的守候/这些年/你一直在我心的最深处/你的歌就象你的问候/总有瞬间会永远不朽
告诉我/你的爱可以永远守候/告诉我/这份情可以永远不朽
“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好难看。”妻子担忧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令他倏然回到现实。
厉刚轻轻地甩了一下头,一滴泪洒落在地,仿佛掷地有声。
“有些累了。玫子的车来了吗?”厉刚疲倦地说。刚问完,玫子的车已到跟前。
“先去前面的精品店吧。”厉刚的妻子对玫子说,见玫子疑惑的样子,又补充说:“老头子约好去买魔豆的……”
“魔豆?”玫子更加疑惑地回了一下头。
“就是那种豆子上刻有字,长出来的叶子上就会有字的植物,这些年他一直种着……”
“哦……原来是这样。”玫子恍惚记起晓晓的花园门前,曾经种过两盆叶子上有着“秘密花园”字样的植物。
“是刻着秘密花园的魔豆吗?”玫子几乎脱口而出地问。
“是啊,你怎么知道?”厉刚的妻子奇怪地问。
玫子瞬间哑然。
“前面就是精品店了。”厉刚疲惫的声音打断她们的对话。玫子从后视镜里看见厉刚握了一下妻子的手,似乎是暗示她不要再刨根问底。而厉刚的妻子果然就缄口不言了……
(全文完)
2008年8月10日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中篇吧。
爱上大茂名,喜当大猫友,吃喝玩乐事,天天乐开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客服:0668-2886677QQ:75281068|大茂微博|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大茂名网 ( 粤ICP备18149867号-1 )大茂名论坛

GMT+8, 2019-8-20 19:57 , Processed in 0.123428 second(s), 7 queries , Redis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